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逝的岁月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三尺讲台】《宗教改革》教学心得(二)  

2013-01-01 15:57:35|  分类: 原创三尺讲台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马丁·路德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教学心得(二) - 蒲藤 - 流逝的岁月

德国著名诗人海涅在他的著作《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中,有一段对路德的最著名的评论,海涅写道,路德“在我们的历史上不仅是最伟大的,也是德国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故而德国人的所有优点和弱点在他的身上非常出色地结合在一起”。“他是这个时代的喉舌和刀剑。……一个冷静的有学问的词语制造者和一个有灵感的陶醉于上帝的先知,他呕心沥血地工作、来研究他的费劲的教义上的特点,而在晚上他则拿起长笛,凝视天空的星星,把乐曲和对神的敬畏融合在一起”。

至今在德国仍流传着这样一则马丁·路德的小故事:一年夏季马丁·路德在返乡探亲途中,突遇暴风雨,电光闪烁,火球落在他的脚前。 他自念死期临到,仆倒在地,大呼:圣安娜救我!我愿意成为一位修士。瞬间雨过天晴,结果他平安归家。为了守此誓约,虽遭到家人大力反对,他仍坚决投进奥古斯丁修会,专心侍奉神。进入修道院后,他从事最卑贱的工作,开关大门, 敲钟扫地,清理房间,甚至在额富德城街上逐门逐户乞食,期望修道士的刻苦生活可以拯救他。

正是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却在后来敢于挑战教皇的权威,走上宗教改革的道路,在欧洲引起轩然大波。

路德曾代表修道院访问罗马,按天主教的传说,用双膝跪爬上“圣梯”台阶朝圣,每爬一级就念一次“主祷文”,认为这样可以获得赦罪的功德,但是在他膝行还没有到顶之时,圣经的话照亮他的内心:“义人必因信得生。”他既醒悟,放弃这种迷信膝行朝圣的想法,起身走下梯阶去了。

天主教宣称,人若要得救,必须要以教会为中介,履行复杂的圣礼,做“善功”“赎罪”。为了聚敛钱财,教会发明了出售“赎罪券”的方法。即“因行称义”。

马丁·路德宗教主张的核心思想:每个人可以凭自己的虔诚信仰得到拯救,个人信仰建立在自己对《圣经》的独立理解上。即“因信称义”。

不需要教会神职人员的干预;不需要天主教会一手制定的神学。“因信称义“实际上否定了教皇的权威。

“赎罪券能并且仅仅能免除教会的惩罚;教会能免除教会所加的惩罚,不能免除上帝所加的惩罚。”

“赎罪券绝不能赦免罪过;教皇本人无权作此赦免;赦免罪过之权属于上帝。”

“赎罪券不能赦免上帝对罪过的惩罚;那种权力也仅仅属于上帝自己。”

“真正悔改的基督徒勿须赎罪券就得到上帝的赦免;不需要用赎罪券,基督要求每一个人做这种真正的悔改。”
        以上材料反映了路德基本的教义“因信称义”否定天主教神学的统治地位,实际上反映了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和要求,宗教改革的实质是新兴资产阶级反封建的社会变革运动,为德意志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解除了精神枷锁。

联系资本主义发展的大背景分析

1、因信称义:理论基础——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的要求

2、宗教最高权威是《圣经》不是教会——否定天主教会神学说教的垄断地位

3、与上帝沟通不需要教会和神父作中介——否定教士、教廷、教皇的权威

4、反对赎罪券,简化宗教仪式,建廉价教会——资产阶级原始资本积累

5、王权高于并支配教权,建立本民族教会——资产阶级希望国家统一,君主要求加强中央集权

6、全体信徒皆教士——追求地位的平等

路德的宗教改革主张及教义体现了:新兴资产阶级惜时如金和建立“廉价教会”的经济观念及否定权威和追求地位平等的政治要求。

路德提出论纲的时候,并没有公开反对教皇,也没有想到要发动大规模的改革运动,但实际上论纲否定了教皇和教会的权威。所以,论纲尤如“放出闪电”传遍德意志,在德意志引起广泛讨论,激起了德意志民族反对罗马教廷的风潮,接着在西欧引起强烈的反响。

部分诸侯也支持路德,罗马教廷对路德恨之入骨。1520年10月,教皇下诏书,勒令路德在60天之内悔过自新,否则将开除他的教籍,路德面对威逼利诱毫不动摇,在拥护者的赞美声中把教皇的诏书付之一炬。在1521年的帝国会议上,路德坚决拒绝放弃所发表的主张,他理直气壮地说,“除非圣经或理由清楚的说服我(我不信任教皇,也不相信总议会,因为他们时常错误,也自相矛盾),我受所引用的圣经约束,我的良心受神的话捆绑。我不能,也不愿收回任何的意见,因为违背良心既不安全,也不正当。我不能那样做。这是我的立场,求神帮助我。”最后他郑重宣布 :“我不能移动,这是我的立场。但求上帝帮助,阿门”,令全场震惊。

他声称“我坚持己见,决无反悔!”这掷地有声的话语,充分表达了当时德意志人民要求摆脱罗马教廷控制的强烈愿望和坚定信心,也极大地鼓舞了德意志和西欧各国的人民,他们更加崇敬路德,也更加向往宗教改革。可以说由路德点燃的宗教改革之火在西欧各国已成燎原之势。沉重打击了天主教会的统治,推动了广大人民的反封建斗争(闵采尔人民起义),促进了路德教派合法地位的确立,打开天主教神权体系的缺口,为欧洲其他地区的宗教改革开辟了道路。

马丁·路德甘冒生命危险所说的“这是我的立场”,成为流传几百年的名句。改革的推动往往在于领袖人物的付出。尽管教会改革的行动不是始自马丁·路德,但他是第一位成功者。

利昂·巴蒂斯塔·艾伯蒂:德意志民族的勤奋敬业、诚实可靠、服从纪律的民族特性是世人皆知的。这一民族特性造就了第二帝国时期德国的辉煌,使它成为资本主义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之后又使德国在二战后的复苏中再创经济奇迹。但另一方面,也正是这种民族特质,为德国暴君威廉二世和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提供了国民基础。这种矛盾的、令人不解的民族特性与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时期的宗教普及和教育普及有着密切关系。只要人们愿意,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马丁·路德:人们只有通过信仰,而不是其他任何手段,才能回报上帝。

斯大林:教皇在德国的特使报告说:“十分之九的德国人高喊;‘路德’;剩下的十分之一少数高喊:‘罗马教廷该死!’”

二、加尔文的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教学心得(二) - 蒲藤 - 流逝的岁月 

对于宗教,路德就其实践来说,更多是一个摧毁者,而加尔文则更多是一个建造者。

1536年,加尔文出版了《基督教原理》一书。首次发表时共有6个章节,后经多次增补修订,至1559年第4版时已成为4卷约80章的巨著,各卷分别以圣父、圣子、圣灵等的教会为题,全面阐述了卡尔文的改革派神学思想。这本书对近现代基督教以及近现代欧美思想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核心内容——“先定论”及其实质

加尔文:一个人所以发财致富,不在于他的品德、智慧或勤劳,而完全靠上帝的恩赐。财富本身决不像某些蠢人所想的应予斥责。这样做就是亵渎神明。

主张人在出生之前,上帝就先定了他是应该获救,还是应该沉沦,即所谓的“选民”或“弃民”。“选民”获得上帝赐予的智慧、享乐和权利,注定会发财致富;“弃民”却注定贫穷困苦。上帝的先定不因人的行为而改变,所以祈祷没有意义。这就彻底否定了天主教会和罗马教皇的作用,鼓舞了新兴资产阶级的进取精神,也为资产阶级剥削提供依据。

一个被上帝拣选的人,内心必然充满了对上帝真诚的信仰,肯定会为了上帝而努力勤奋地劳动,过一种纯朴节俭的道德生活。加尔文则把人的工作、日常生活以及一切世俗劳动,都看作是为了荣耀上帝的崇高目的,使得现实的经济活动也获得了神圣的意义,从而为资产阶级的社会经济生活提供了神学根据和宗教动力。他认为在发展生产,聚敛财富方面越成功的人,便是为上帝增加了更多荣耀的人,也一定是为上帝所拣选的人,也就能够成为社会上越受尊重的人。

上帝的先定谁都无法改变,但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帝的选民,因此,人们就坚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积极求取事业上的成功。如果个人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就证明是上帝的选民,就实现了上帝所赋予的先定使命。这一思想反映了早期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加尔文拿先定论来为资产阶级发财致富作辩护,他从神学角度论证了世俗活动和个人奋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因此,加尔文的主张更为激进,更加符合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和要求。

加尔文教对西方资本主义的兴起影响极大。日内瓦新教会也因此实行政教合一的体制,不再受制于教皇。加尔文被人们誉为“欧洲宗教改革的第二位伟大人物”。

恩格斯:加尔文的信条正适合当时资产阶级中最果敢大胆的分子的要求。他的宿命论的学说,从宗教的角度反映了这样一件事实:在竞争的商业世界,成功或失败并不取决于一个人的活动或才智,而取决于他不能控制的各种情况。决定成败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意志或经营活动,而是全凭未知的至高的经济力量的恩赐;在经济变革时期尤其是如此,因为这时旧的商业渠道和中心全被新的所代替,印度和美洲已被发现,甚至最神圣的经济信条即金银的价值也开始动摇和崩溃了。加尔文的教会体制是完全民主的、共和的;既然上帝的王国已经共和化了,人间的王国难道还能仍然听命于君王、主教和领主吗?当德国的路德教已变成诸侯手中的驯服工具时,加尔文教却在荷兰创立了一个共和国,并且在英国,特别是在苏格兰,创立了一些活跃的共和主义政党。

三、英国亨利八世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教学心得(二) - 蒲藤 - 流逝的岁月

英国借助王权建立起附属于王权的民族教会:

原因:英国资本主义有所发展;资产阶级要求冲破封建神学思想的束缚,要求宗教改革;英国较早形成为统一的民族国家,强大的王权力图摆脱罗马教权的控制;文艺复兴和加尔文宗教改革的影响;婚姻继承问题导致亨利八世与教皇决裂。

    随着与西班牙关系的恶化,亨利八世对于自己的婚姻问题日益不满。到1527年,他的王后阿拉贡的凯瑟琳已年逾40,只有一个女儿玛丽而无男嗣,都铎王朝的王统面临断绝的危险。这时亨利八世爱上了在法国宫廷受过教育,倾向宗教改革的贵妇安娜·波琳,便决心离婚再娶。按教会法规,国王的婚姻问题必须由罗马教皇批准,方为合法,亨利八世便向罗马教皇克雷芒七世提出请求。但教皇此时完全受制于查理五世,阿拉贡的凯瑟琳是查理五世的姨母,所以教皇使用各种手段,拒不批准亨利八世的离婚。国内的旧贵族和教会人士也对离婚案持反对态度。指靠罗马教廷和教俗旧贵族解决这个问题,显已全然无望。在此关头,亨利八世毅然改弦易辙,转向全国要求改革的乡绅与资产阶级等阶层寻求支持,于1529年10月罢免了民愤极大的沃尔西,并在11月召开议会,开始实行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引起了国内外反改革势力的强烈反对。教皇将亨利八世开除教籍,神圣罗马帝国威胁要入侵和断绝贸易。亨利八世审时度势,依靠全国民族情绪和新兴资产阶级力量的支持,进行强硬反击。他宣称:“那怕教皇开除教籍一万次,我也不在乎。我要向所有的国王证明,教皇的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