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逝的岁月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资料收集】学生可以学到的历史  

2013-03-02 23:14:02|  分类: 转载资料收集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料收集】学生可以学到的历史 - 蒲藤 - 流逝的岁月
 

赵亚夫:何平《历史是怎样学好的》一书序言

何平老师在三个月前就把这部书稿寄给我了,遗憾的是,我手头的事过多,一时看不下来。至于作序的事,不敢因我的原因而搁置出版时间,故与何老师商量可另请高人。虽然这样做不甚礼貌,但也实在是为何老师考虑,毕竟要拖几个月,对出版方和作者都不划算。不想,何老师宁愿等,且借此段时光,又易其稿,加进了不少心得。9月初,再次给我发来他的全部手稿。对他的认真态度和敬业精神,我无以回报,除了认真拜读大作,便是利用中秋假期的三天,写这篇小文,是为序。巧合的是,今年的中秋假期与教师节一并三日,边学习、边著文,借题发挥,饶有兴味,既成全了何老师所交代的作业,也满足了我在教师节向一线历史教师表示崇敬的心愿,可谓两全齐美。

 我与何老师从未谋面,对他的了解从这部手稿开始。有两个很突出的印象:一是他理解历史教学,并用了很大功夫让学生喜欢历史,而且他确实做到了——学生喜欢他的历史课;二是他在高三的经历虽然不长,但是从一开始就不是那种满足于追求高考成绩的教师。他反对让学生死记硬背历史,也不赞成历史仅是一门学科知识的普遍认识。他努力让学生走近历史,尽力从学习兴趣入手激发学生的历史学习欲;他把历史学习的重心放在了感悟生活上,而感悟的手段则在掌握学习历史的方法。总之,何老师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既向历史学习,也向同行学习。这部书稿就是日积月累的结果,魅力、方法、实战“三篇”不过是一种归纳法而已,我更愿意将它们视作何老师的学习心得。

 每一位一线教师都有自己对历史教学的理解,以及呈现其理解的独特方式,我个人对此十分尊重。本书的编目与写作目的用何老师自己的话说是:“魅力篇”告诉学生历史学科的魅力所在,激发学生学习历史的兴趣;“方法篇”告诉学生学好历史的各种方法和技巧,让他们在考试时能够以不变应万变;“实战篇”对高中阶段历史学科的重难点进行突破讲解,使学生的历史学习更具有效性和针对性。显然,何老师本意是想写一本学生学习历史的指导书,而且是针对高中学生的学习指导书。这本书有一定的理论含量,诸如解决学习兴趣和方法的问题。同时,也着眼学生直奔学习效益的目标,即如何提高学习成绩。也可以这样理解,“魅力”是讲历史的趣味,它不仅不枯燥而且很有趣;“方法”是说学习策略的重要,有方法才能使学习事半功倍;“实战”就是学习效果和效益,强调历史学习的有用性。简言之,何老师以相当务实的态度编了这部意在立竿见影的指导书,由哪里入手讲究历史学习的针对性,经过什么途径条理针对性,以便到何处凸显实效性,说得是很清楚的。对于这一思路大体的方向我也赞同。一方面何老师自己很有底气地讲他的道理,而且他为这些道理找了不少理据,另一方面是在现有环境中何老师把教学工作做到这个份上,也实属不易。

 我一向主张接受来自各方面对历史教学实效性的有意探索,不管是老教师的经验,还是年轻教师的经历,无论是优秀教师的宏篇大论,还是一般教师的精致小品。

 何老师构建的“三篇”文章的实践程序,涉及到学生如何学历史才有意义的大问题。作为这部书稿的第一位读者,自然获得了第一个发言机会,下面借此亦有针对性地发表两点拙见。

 第一,中学历史教学缺了什么。

 每位历史教师都不同程度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期望从不同方面解决这个问题。大学的历史教学研究者整天接触这个问题,也试图找一些解决的办法。更耐人寻味的是,很多人认为自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或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所以,在大量的文章和专业书籍中,似乎都在写怎么做的主题,而不再问及做了管什么用的事。

 我始终坚持说我国的中学历史教学存在的问题很严重,以至研究现有教学怎么做以及怎么考的问题,对改善实际教学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甚至有些“研究”,就是存心加固应试教育,让学生越学离历史越远。概括我个人的观点,就是两句话:中学历史课程有知识、没文化;中学历史课堂有教学,没教育。因为中学历史很少存有文化意识,所以无论人们如何强调学习能力的重要性,都使历史教学无智慧的光影。

 具体言之,中学历史教学,一是缺人,二是缺真,三是缺悟,四是缺法。何老师要解决的兴趣的问题或欲提升的历史学习魅力,在此不再彼,其中存在的困难和能够取得的效益,可想而知!历史教学特别是历史教育在本质上是一种人学,要面对人说事,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一概都应有鲜活的人。面对死人,讲死人的故事,谁愿意接受呢。然而,当把历史特定为以特定的政治目的服务时,它就不再鲜活了。即使面对所谓有趣的故事,人们也会把活生生的故事处理成半死不活的说教或机械的能力训练。我一再批判历史教学过强的意识形态化,强调不能把历史课当作第二门政治课,理由是这样做,既无效也愚蠢。事实是,熏陶历史观念是有作用的,灌输历史观念是没有作用的。如果我们承认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中,并受社会环境影响,在社会生活中发展的话,那么在学校所学习的历史观就必须具有开放的性质。开放的历史观只能由人的本质——惟有人性——主宰,而且这一本质的判定标准也只能是人类文明积淀下来的普世价值,即它必须符合现代人类文明的基本准则。

 历史教学包含民族性和政治性,但是这二者不能被放大。它们一旦被放大,历史真实就受损无疑。今天,一些人总在强调中学历史教学要求真,甚至过分要求历史教师去维护历史学的真实。这是强人所难,而且极不现实。他们不知道这是一种障眼游戏而已,连历史学家都无奈的事,特别是一些历史学家都努力为上做假史学的时候,一个中学历史教师能在历史真相方面做什么?况且探明历史真相本就不该中学历史教师做的事。那么,中学历史教师在求真求实方面能有什么作为呢?无外两途:观念和方法。

 所谓观念,是指你的历史观不能是一元的,历史观决定你的视野。为此,我曾强调历史教学理应培养学生的爱国心,但不是爱国主义,更不是捆绑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历史教学理应强调价值观教育,但一定是超越民族性、阶级性或政治性的普世价值观。所谓方法,是指传授认识历史的基本方法,让学生经历历史研究的一般过程,知道探索历史真相的途径,以及阅读历史、撰写历史、感悟历史的方法。

 中学历史教师面对两门通史,其中的每一个问题都要求讲透解明。试问,有几个历史学家能够在两门通史上都有精深研究,并亲历求真求实的过程?所以,中学历史教师的义务在运用历史知识教育学生如何看历史,进而在懂历史的基础上做历史,这个“做”与史学家研究历史应有明确的区别。起码中学历史教学不以研究历史真相为己任。否则,就只有“历史”而无“教育”,基础教育中的历史课也就可有可无。现在的问题是,历史“教育”被强烈地政治功利化,故为“教育”而伤“真实”,这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去教育化。把宣教视为教育,就是愚民行为。学生对历史课没有兴趣,首先是因为他所接受的历史无聊、无趣。为了单向地或只从教学方法上追求有趣,只有把兴趣放在听传闻逸事、自娱自乐方面,其终结的仍是“历史魅力”。目前有两个“成功的老师”的例子,真实而生动地说明了这个路子走不通。其一,他们都为历史的娱乐化添油加醋;其二,一个讲历史有些“事实”而无智慧,一个有些“智慧”又无事实,二者都以自己的行动否定了历史的教育性;其三,他们都显示了历史教学的嘴皮子功夫,却遗憾地让人们(当然包括他们的学生)同时也领略了肤浅的历史。

 我不希望人们把中学历史教学看成是肤浅的,更不希望人们把中学历史教师也一并看成是肤浅的人物。历史教育本应具有格调,教历史的人本应有讲究的人格。为了娱乐的目的而将自己彻底娱乐化的人,叫艺人,而非教师。能够将自己彻底奉献出来娱乐大众,是艺人的品质,而非教师的性格。总之,要使历史教学真有魅力,历史教师就不能不追问学的价值。

 第二,中学历史教学教什么。

 中学历史教学魅力不足,在它缺少智慧。过去死记硬背肯定没有智慧,现在演绎大量的历史材料也不见得有什么智慧。何老师力图从方法上解决的问题,尽可能让自己的教学有更多智慧。可是,至今大的教育环境太不理想,极少有教师能够在历史课上传授智慧。有智慧的历史课堂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就整体而言,我们的历史课堂还很单调、沉闷。说历史课的主要呈现方式是死课堂的呈现方式,也不为过。因为大多数的历史课堂无“悟”的成分,老师传导的是僵化的教条,大多数的历史课堂无“法”的考究,老师常年如一日的照本宣科。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何老师们的探索才更显得难能可贵。

 教什么的问题,理应是历史教师不断追问的问题。然而,我们对这个问题已经相当的麻木。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我们相信学习历史是为了发现历史规律。其实,从教科书中得到的历史发展规律都是给定的,并不需要学生发现。其次,我们坚信历史教学的终极目的是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归属感。事实是,无论是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都被特定的政治意涵所定向,并不需要学生反思。故此,历史教学是内容主义的教学,而且还是结论式的内容主义教学。自然,教科书的分量极重——教什么是由教科书决定的。教师们对教科书没有话语权,当然对教学内容或教什么的问题也没有话语权。

 但是,还有另一个事实,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学生只要想要就可以很容易地从中找到教科书中的任何材料或信息。这样,传统的历史教学就面临着两方面的挑战:结论式的教科书内容,实际上没有给学生提供探究历史的可能,照本宣科是合理的,讲授是天经地义的;学生从家庭、社会特别是互联网中获得的历史知识,大大扩大了他们的历史视域,教师和教科书在语言及知识方面无可争辩的权威性已被动摇,如果没有考试指挥棒在的话,还有多少学生宁愿放弃大把的娱乐时间和你背书、作题,甚至听你唠叨甚至训斥呢?

 应该教什么呢?近30年来的最大变化,莫过于考什么教什么的观念。我走到哪里,只要涉及中学历史教学,核心的话题一定是做题和考试。高效的教学,就是如何提高学生的成绩的教学;名师,就是带高考出色的教师,专家,就是研究考试特别高考的专门家。除了考试还应该有些什么呢?抑或说,比考试更重要历史学习还有什么呢?近30年发展起来的考试文化,给历史教学带来的危害太大了。概括地说有三:历史思维片段化;语言零碎化;专业荒漠化。一句话,考试如何给分,教学就对应着如何训练。

 传统的历史教学是教给学生历史知识,现代的历史教学是探索历史发展的可能性。这是二者的本质区别。学什么和教什么的问题,都在此辨识。我希望历史教师能在后者下功夫。何老师已迈出了第一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我相信他在不久的将来能够为我们贡献出更出色的作品。历史教学的进步需要这样的老师,多多益善!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